《金瓶梅》第七十回解读

发布日期:2022-09-01 18:31    点击次数:154

《金瓶梅》第七十回解读

此回回目为: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

上一回写道西门庆初调了王招宣府里的女主人林太太,也帮她儿子、招宣府里的少主子王三官摆平了一众光棍儿的纠缠。于是,这王三官差家人和文嫂儿拿着请帖说十一日请西门庆到招宣府赴席,西门庆高兴地收下请帖,“西门庆收下,不胜欢喜,以为其妻指日在于掌握”。对于西门庆来说,赴宴吃席都不是正事,他刮剌上了王三官的母亲林太太,还要刮剌王三官的妻子,这都是他妓院中的新宠郑爱香儿的主意。但《金瓶梅》写法向来曲折,如果一味写下去,写西门庆到招宣府吃请,便不显故事之曲折。这不,接下来写西门庆不能去赴宴了,他接到了来自怀庆府林千户的邸报——因为京中“亲家”翟谦的功劳,他升官了,从提刑府副提刑任上转正了,他要“上京见朝谢恩去”。

《金瓶梅》第七十回插图

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下夏提刑与西门庆见到邸报的反应。从怀庆府林千户那里抄来的邸报,是夏提刑与西门庆一起看的。有关二人的主要内容如下:

内开山东提刑所正千户夏延龄,资望既久,才练老成,昔视典牧而坊隅安静,今理齐刑而绰有政声,宜加奖励,以冀甄升,可备卤簿之选者也。贴刑副千户西门庆,才干有为,精察素著。家称殷实而在任不贪,国事克勤而台工有绩。翌神运而分毫不索,司法令而齐民果仰。宜加转正,以掌刑名者也。

就是夏提刑升了朝中堂官——掌管卤簿,一个帝王出外时扈从仪仗队的主管,相对于一省之提刑来说简直是无所谓的职位。而西门庆则由贴刑(副职)“宜加转正,以掌刑名者也”。二人看完之后的反应:

西门庆看了他转正千户掌刑,心中大悦。夏提刑见他升指挥,管卤簿,大半日无言,面容失色。

《宋刑统》书影

夏提刑名义上是升官了,到京城任职, 仙乐飘飘但那是个清水衙门,而且家小也要举家前往京城。他很失望,因为他也努力过。从后面西门庆到京城见到翟谦,看翟谦对西门庆所说的话可以很明白,夏提刑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翟谦又拉西门庆到侧净处说话,甚是埋怨西门庆说:“亲家,前日我的书上那等写了,大凡事要谨密,不可使同僚每知道。亲家如何对夏大人说了?教他央了林真人帖子来,立逼着朱太尉来对老爷说,要将他情愿不管卤簿,仍以指挥职衔在任所掌刑三年;何大监又在内廷,转央朝廷所宠安妃刘娘娘的分上,便也传旨出来,亲对老爷和朱太尉说了,要安他侄儿何永寿在山东理刑。两下人情阻住了,教老爷好不作难!不是我再三在老爷跟前维持,回倒了林真人,把亲家不撑下去了?”慌的西门庆连忙打躬,服务介绍说道:“多承亲家盛情!我并不曾对一人说,此公何以知之?”翟谦道:“自古机事不密则害成,今后亲家凡事谨慎些便了。”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夏提刑能够通过林千户找到朱太尉,朱太尉又找到蔡京,表示不愿进京管卤簿,仍想担任山东提刑。但何太监要安自己的侄儿往山东做副提刑,便央求皇帝宠妃,这才让皇帝传旨出来,亲对蔡京与朱太尉说了。翟谦说“两下人情阻住了”,是他在蔡京面前一力维持,才回绝了林真人,这才使得西门庆能够转正。官场背地里的争斗也挺激烈的。翟谦前次给西门庆的信还是在李瓶儿丧事期间,信中告诫过西门庆做事要严密。这里便埋怨他没能够做到。西门庆其实也很纳闷,到底是谁把自己将要转正的消息传给夏提刑的呢?从小说后面第七十六回画童儿告诉西门庆才知道,是西门庆家的专门负责来往文书的温秀才拿了翟谦的书信给倪师傅看了,才传到夏提刑那里的。

西门庆两番庆寿诞

我们再回到这一回来。夏提刑与西门庆都升官了,都得进京见朝谢恩去。夏提刑到京城就不再回清河县了,他还要托付西门庆暂时照顾着家小,让西门庆看看把自己的住房卖掉(后来卖给了何太监的侄儿、副提刑何永寿)。夏提刑名夏延龄,号龙溪。《金瓶梅》评点者张竹坡说:

夏延龄,实始终金莲者也。盖言莲茂于夏,而龙溪有水,可以栽莲,今夏已去而河空流,虽故址犹存,韶光不是,眼见芳菲全歇,惟残枝败叶,摇漾秋风,支持霜雪耳。

是说夏提刑的名号都与潘金莲有关,他的离去是终结金莲也。何太监的侄儿名永寿。一个延龄,一个永寿,都是“特为西门下针砭也”,因为西门庆没有“延龄”,也没有“永寿”,本回是第七十回,到西门庆死的那一回还有九回,西门庆的生命还有两个多月,此次的升官是他最后一次的风光。

张竹坡评点《金瓶梅》书影

到了京城,见朝完毕,西门庆便被何太监一把拉在旁边一所直房内,要宴请西门庆。这都是为他侄儿做官而铺路。这便是老太监引酌朝房。下面便是官员之间的来往,写的是花团锦簇,热闹非凡。特别是二提刑庭参太尉,写西门庆与何永寿一起参见朱太尉,十三省提刑官挨次进见,等叫到二人名字时,朱太尉说:“那两员千户,怎的又叫你家太监送礼来?”写朱太尉独谢何永寿之礼,则太监之势可知!何太监向西门庆介绍自己,说自己是“匠作监太监何沂,见在延宁第四宫端妃马娘娘位下近侍”。威权煊赫如朱太尉者,也要给何太监个面子。官场之形,处处可鉴。西门庆与何永寿打得火热,便从夏提刑亲眷崔中书家把行李搬到了何永寿家,下一回写“李瓶儿何家托梦”,便真正终结李瓶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