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红“二舅”确为河北某村村民 常帮乡亲修小物件 当地称2009年给他办了残疾证

发布日期:2022-07-23 17:55    点击次数:100

原标题:走红“二舅”确为河北某村村民 常帮乡修小物件 当地称2009年给他办了

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因为一段11分钟视频,“二舅”火了,争议和质疑却不断。

这个外甥眼里的“天才少年”,初中时被赤脚医生打了4针,落下左腿残疾。一段时间消沉后,他学会了木匠的手艺,帮村民做家具。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他自立自足,收养了女儿宁宁。宁宁结婚时,他拿出十几万的积蓄作房子首付。如今,66岁的他,还照顾着88岁的母亲。

7月25日,网络博主“衣戈猜想”的视频《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发布后,“二舅”持续刷屏。不过因为视频只有旁白,“二舅”没有说过一句话,引发了一些网友质疑。“衣戈猜想”则回应,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

7月28日,封面新闻从多个权威部门获悉,“二舅”真实存在,为河北省某村村民,系肢体三级残疾,已于2009年前后领到残疾证。视频走红后,“二舅”暂时搬离了原来居住的村庄。有村民称,“二舅”和母亲住在村子里,性格开朗,“小的物件他都可以修理好”。

《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视频截图

当地残联:

“二舅”系肢体三级残疾,2009年办了残疾证

“不知道什么手续上的原因,二舅的残疾证怎么都办不下来”。视频中提到“二舅”办理残疾证遇到困难,这是很多网友最关心的问题。

封面新闻记者从快手等视频平台中发现,《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拍摄地,与短视频建筑风格一致,位于河北省中部某地级市一村庄。

7月28日,封面新闻记者从当地官方渠道证实,“二舅”的确住在河北省一个村庄。视频火了后,他已暂时搬离此地。

“二舅”所在地的市级残疾人联合会一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二舅”系肢体三级残疾,在2009年前后办了残疾证,目前已经换了第二代残疾证。“残疾证有效期是十年,2019年以后(我们)又给他换过一次残疾证”。

对于视频中“残疾证怎么都办不下来”这一说法,该工作人员解释称,视频中提到二舅第一次办理残疾证,应该是在20、30年前,当时还没有残联。该市残联关注到视频后,也想联系“二舅”了解情况。但经查找,“二舅”已经暂时搬离之前住的地方,暂未能联系上。此前是否有过帮扶,“系统检索的情况看不出来。”

7月26日,视频创作者“衣戈猜想”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二舅从北京回去不久,残疾证就办下来了。

7月28日,“二舅”住家所在地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也关注到了该视频,至于接下来是否会有一些帮扶行动,该工作人员并未介绍。

视频中称,之前“二舅”的残疾证办不下来 视频截图

当地村民:

“二舅”性格开朗,中美舞林冠军对抗赛“可以修好很多小物件”

在“衣戈猜想”的描述中,“二舅”是个热心、能帮助村民修好小家电的人,“只有三样东西修不好”。

他在视频中称,“我在家这三天的时间里,(二舅)他给村里人修好了一个插线板、一个燃气灶、一盏床头灯、一辆玩具车、一个镢头、一个洗衣机、一个水龙头。回来的路上被另一个婶子拦住,修好了她家的门锁。还没进家门,又被另一个老头叫到家里,说电磁炉坏了。二舅到他家发现,是他的插线板的电源忘了打开。可怜的老头。回到家又修好了一个奶奶的老人机和收音机。”

“二舅”所在村的一名村民告诉封面新闻,“二舅”的确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和自己的母亲一直住在村子里,且的确如视频中描述一样,被村民们略带开玩笑地称为“歪子”。

该村民介绍,“二舅”日常会帮助村民修一些小的物件。“有很多小的东西,(他)都可以修”。据他所知,“二舅”有个堂弟,之前在北京当兵,现在在河北省一个水厂工作。

一位百货商店的女老板在电话中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她认识“二舅”,年轻时的“二舅”的确是一个木匠,靠给乡里乡亲做木工活养家。“后来他做什么,我不太清楚,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没看见他人了。”这位女老板说,“听说他有兄弟姐妹,也有孩子,但是至于他结没结婚,是不是抱养了一个女儿,我不清楚,我们两家隔挺远”。

视频走红之后,7月27日,“衣戈猜想”发文称,这两天知道“二舅”的人越来越多,他已经让宁宁(编者注:二舅的养女)开车把“二舅”和姥姥从视频中的小山村接走,希望大家对“二舅”的所有关切就“简单的起于线上,止于相忘,渺渺神交一场”。

“二舅”和母亲 视频截图

延伸阅读

一则《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以下简称《二舅》)的B站视频,在朋友圈刷屏。UP主@衣戈猜想 透过文学性的旁白与画面,记录下二舅艰辛而饱满的一生。

视频截图 B站

短短一天,视频便登上了B站热门第一,播放量突破500万,实时在看人数一直保持在3万以上。26日,上游新闻记者通过B站专访到视频作者@衣戈猜想,听他聊聊视频创作背后的故事。

为什么想创作《二舅》这个题材的视频?

衣戈猜想(以下简称衣戈):计划创作这个题材已经七八年了,一直想表达一下。但最近一两年来兼职做自媒体,后来突然又有了孩子,一直没有时间回村。这次回到村子里面,正好借这个机会做一下。

拍摄《二舅》视频有没有团队?

衣戈:回家之后我并没有团队,只有我媳妇帮忙,拍摄是媳妇和我一起拍的,她买了个手机云台,因为我不会用,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拍我们,你会发现镜头拍得比较粗糙,我用了两晚上时间写文案,就写出来了。

很多网友认为视频文案具有不错的文学性,但同时也质疑视频内容是否完全真实,有没有艺术加工?

衣戈:二舅的故事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事实上我还删改了一些听上去更具传奇性色彩的东西,因为我不想搞得大家过于一惊一乍了。

你想过《二舅》的视频会在网络上爆火吗?你认为是什么击中了大家的心?

衣戈:我完全没有想到它会火,因为我和我媳妇做这个视频完全规避了流量焦虑,我们以前做的视频都有一千多万播放量,但预估这个视频只有十到十五万的播放量,就想完成这么多年一个心愿,了一个心结。

我们其实还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进度表,希望今年能涨到100万,但这个视频掉粉我们也要做。发的前一天我熬了夜,所以定时到早上8点发,之后一下就火了,我感觉很不可思议。

关于视频火的原因,也许是我们很多的90后和80后都在背井离乡到一些城市里面工作,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小在农村成长起来的,他们已经离开了农村,但是跟乡土中国还是有很深的连接。

这个稿子最早的时候是4800多字,后来删了1000多字。有的内容没有加上,所以可能会有一点遗憾。

二舅视频截图

二舅对这个作品是什么看法,他现在知道这个作品已经很火了吗?拍摄之前有没有征得二舅同意?

衣戈:二舅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他觉得他不值得拍,他觉得只有明星才可以拍视频。然后我说有可能对我的一些学生起到激励的作用,他才同意了。

关于那个女人那一段,可能我们没有觉得是一件多么不堪的事。但二舅从来就没有告诉我们,整个乡镇的中、老年人全都知道这件事情。我也曾经想过不放这一段,但最终放上并不是考虑流量的原因,而是因为我觉得如果不放这一段的,好像就把二舅塑造成除了身体不方便之外的一个完人。

二舅现在情况怎么样?是否因此成为网红?

衣戈:视频火了以后,很多人关心二舅的现状。虽然很多人疯狂转发朋友圈,但因为村子里都是老人,估计知道的就是二舅一个人。

我不会让二舅去做直播,一遍遍的像祥林嫂一样重复自己的艰辛,然后跟一帮不知所谓的人打PK,跪求大哥们上上票,这不适合二舅。

二舅认真活了半生,我分享了二舅的故事,大家听了还有点触动,这三者合起来就是个美好的小故事,美好的故事应该有一个美好的结尾,这些年大家看过的烂尾了的美好故事还少吗?让二舅安安静静的陪姥姥生活在那个小山村吧,那就是这个故事最美好的结尾。

你平时如何规划选题?一个视频的制作流程和周期有多长?

衣戈:一方面是做确实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另一方面,我会提前比较功利地预想到这个选题角度可能比较好,数据可能比较好,可能给我带来的收益比较大,所以就会做。创作时,我做得比较多的就是搜集资料,写作速度比大部分人慢,有可能10到15天才能写出来一个稿子,但是这段时间里,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都是在疯狂查资料。

能够谈谈你今后具体的打算吗?

衣戈:我现在算是半全职吧,半年前刚从上一个单位离职了,现在还没有想好以后做什么,就偶尔做做视频,然后带带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