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信恩·竺可桢:伟业风范足千秋

发布日期:2022-08-22 22:19    点击次数:199

图片

按:今天(2022年3月7日),是中国近代地理学和气象学的奠基者、“东方剑桥”之父竺可桢诞辰132周年,为纪念这位杰出的气象学家、地理学家、教育家,特发表绍兴文史专家、浙大校友何信恩的一篇专文。

图片

据《越绝书》记载,2500年前,越王勾践“起怪游台于龟山(即今之塔山),东南司马门,因以炤龟,又仰望天气,观天怪者”。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的气象台。有趣的是:距今94年前,作为越人后代的一位绍兴人在南京创建了中国第一个气象台——北极阁气象台,并在全国各省设置了40多个气象站和100多个雨量站,培训气象观测人才,开展气象研究,为我国现代气象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这位绍兴人就是我国现代地理学和气象学的奠基人,著名科学家、教育家竺可桢。

1890年3月7日,竺可桢生于绍兴东关(今属上虞)保驾山(村名)。父亲竺嘉祥是镇上有名的老实人,开着一家小小的米店,生活并不富裕。母亲顾金娘是一位性情贤惠,待人诚恳的开明女性。虽不识一字,却懂得不少做人的道理。竺可桢6岁那年,这对一心指望儿子成为国家栋梁之才的农村夫妇,把这个三岁能背十余首唐诗,五岁就能识千余字的小可桢送进镇上惟一一所敬义小学,不久又聘私塾先生在家启蒙。不到两年时间,竺可桢就把那些富家子弟远远甩在后面,那些《三字经》、《神童诗》、《千字文》、《百家姓》之类的读本,已远远满足不了他的需要,于是他便串门于同学和乡邻之间,寻找着各种各样的线装书,为了满足儿子的求知欲望,竺可桢的父母经过多次商量,出高价聘请当地名师章景臣先生来家执教,少年竺可桢如鱼得水,几乎每天清晨5点钟起床,独自坐在天井里背诵四书五经、《史记》、《资治通鉴》......不到两年,这些经典之作他早已读得滚瓜烂熟。章景臣只好把自己的藏书搬出来,供高足阅读。

竺可桢除酷爱读书外,还特别喜欢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诸如:洗衣服为什么要用肥皂?燕子为什么飞得这么快?天为什么会刮风下雨?雨水怎么能把石板滴穿?……给这位在江浙府县衙门做过师爷的章老先生出了不少难题。对于先生和大人们也无法解释的问题,少年竺可桢总是独自苦苦思索,直到找到满意的答案为止。

竺可桢的求学与成才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小学毕业后,父亲的米店被迫关闭,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分公司家境一蹶不振,但他求知之心未泯,跑遍亲戚四邻,凑了一点盘缠,硬是考上了绍兴东湖法政学校,半年后,又考入上海澄衷学堂,后转复旦公学。1909年考入唐山路矿学堂学习土木工程,学习条件非常艰苦,常常“油灯一盏,书一叠,笔一支”读、写到鸡鸣。他在日记中这样写到:“吾将一生学好科学,吾要以科学来唤醒民族,振兴中华……”。

图片

1910年,竺可桢以优异成绩取得赴美留学生资格后,认为中国万事以农为本,便进入美国伊利诺大学农学院。1913年毕业后,又到哈佛大学地学系攻读幼时即喜欢的气象学。其间,父兄先后去世,竺可桢克服经济困难坚持学习,并参加在美成立的中国科学社,任《科学月刊》编辑,发表了不少关于中国雨量和台风的论文,开始运用现代气象学理论来解决实际问题,受到学术界的广泛重视。直到取得博士学位后于1918年回国,先后在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南开大学教授地理与气象学,为中国培养了第一代地理和气象工作者。

竺可桢一生的最大贡献有二:一是作为中国近代地理学和气象学的奠基者在近代物候学等方面的研究有突出成就。他数十年如一日地进行物候视察,并从古籍文献中收集有关物候的记载,进行比较研究,写成《物候学》一书,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其中,《我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之初步研究》引起世人轰动,《二十八宿起源之时代与地点》,基本上解决了国际上100多年来的争论。

竺可桢一生创造了许多中国之最:在东南大学,他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地学系,编写了中国第一本现代地理学著作——《地学通论》。1928年,竺可桢出任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并于当年在南京建立第一个由中国人管理的气象台。1930年3月,竺可桢领导的气象研究所取代了由外国人控制的气象预报台,开始了由中国人自主发布气象预报的历史。竺可桢主持编印出版的《中国之雨量》和《中国之温度》两本丰富的资料,被认为是中国近代气象事业发展的印证,是我国记录年代最久,涉及台站数量最多,内容最完整的降水与气温资料。

1964年,竺可桢发表了《论我国气候的特点及其与粮食生产的关系》,分析了光、温度、降雨对粮食的影响,提出了发展农业生产的许多设想。毛泽东看到此文非常高兴,专门请竺可桢到中南海谈。对他说:“你的文章写得好啊!我们有个农业八字宪法,只管地,你的文章管了天,弥补了八字宪法的不足。”

凭着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和坚韧,竺可桢从1917年在哈佛大学读书时就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其中主要记录了气象研究的各种资料。由于战乱,只保存1936年到1974年2月6日的日记,共计38年37天。其间竟然无一天中断,这些日记页页蝇头小楷,一笔不苟,共计800多万字,令人叹为观止。直到去世前一天,他还用颤抖的笔在日记本上记下了当天的气温与风力。

1949年10月16日至1956年,是中国科学院初兴时期,作为中科院副院长的竺可桢起到了奠基石作用。

图片

二是从1936年4月起,竺可桢担任浙江大学校长,提出“求是”为校训。抗战期间,他带领浙大师生西迁,途径江西、湖南、广东、广西,最后到达遵义,被誉为是“文军的长征”。在兵荒马乱的日子里,竺可桢还将文澜阁四库全书(共36500册)安全转移,实在功不可没!他当校长13年,倡导学术民主,教授治校,尊重人才,爱生如子,受到全校师生的尊敬与爱戴。英国著名科学家李约瑟到浙大作学术讲演时,称该校为“东方的剑桥”。竺任校长的浙江大学,被国民党顽固派说成是由竺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租界”。

竺可桢一生克己奉公,自奉甚俭。被誉为品格和学问的伟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他长期担任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气象学会、地理学会理事长并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常委等高职,但从未因私事动用过公车,多次将存款、房子和大量珍贵藏书捐献给国家,是中国近现代科学界、教育界的一面光辉的旗帜。

(原载《稽山文集》第一卷,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