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人之——篾席匠

发布日期:2022-08-23 05:13    点击次数:125

图片

   篾席匠

                                      文/刘述涛

    有人说篾匠是篾匠,席匠是席匠,不能混为一谈。

其实,不要说篾匠、席匠,就是早先编草鞋,做风筝,做纸马匠的那些匠人,也都是同一个师父,一个祖师爷教出来的。有人说他就是鲁班的师兄张班,张班心灵手巧,见什么都能随手编织出来,有模有样。现在还有人传,说有一回张班编了张篾席,鲁班见好,便给篾席安了四条木桌腿,并将篾席嵌在木架子中,就成了一张漂亮的桌子。于是世人皆夸鲁班的手艺好,而忘记了本来的篾席就是张班编的。张班气不过,找鲁班论理,说你改桌子可以,但还得按我原来的“席”来叫呀,哪能有了桌子忘了席?从这以后,谁家请客入座,都喊做“入席”,这也是入席的由来。

    只是,席会分吃饭的酒席,也有睡觉可躺的竹席、凉席、草席、篾席、藤席。

做竹席,篾席,藤席,也许是篾匠的事,也许不是篾匠的事,打草席,编草席也是如此,有可能是席匠的事,也有可能就是一个姓氏,一个村庄,耳闻目染,于是谁都会了这门手艺,谁都会织编草席。

图片

先前,编织草席,也不叫编草席,而是叫“打”席。我小的时候,坐着打瞌睡。大人就会说,快去上床,看洋湖人打席。

珠田洋湖,两大姓氏,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分公司一姓张,一姓廖,一直都有“张屋专打席,廖屋吊青蛙”的说法。姓张的人家,编织出来的草席,做工精细,质地柔软,冬暖夏凉。

曾经,我有幸看过人打席,我看着他们将织席机抬到厅堂。其实所谓的织席机,就是一副笨重的木框子。

在打席之前,他们先要将麻皮编成麻绳,或者是拿编好的麻绳,一根一根准确的穿过洞眼与凹槽系在顶上的木杠子上,所有的麻绳决定了一床席子的宽度。

等到所有的麻绳都穿系好之后,他们会端起茶缸含一口水喷在麻绳上,这样的麻绳才不易断,才不会扎手。然后他们以麻绳为经线,席草为纬线,将席草夹入一个类似于织布的梭子一样的卡口之中,当席扣上翻,席草便由头到尾穿纲而过。当席扣下翻,席草便由尾到头穿纲而过。这样交替循环往复,两个人一正一反,一拿一送,一垫一紧,草席便一寸一寸往上长。老话说,打席是抬轿子的生意。意思是两个人要配合得好,要心平气和。只有和气才能生财,一旦一个人心情不好,手忙脚乱,那是肯定打不成席,也吃不成席。

图片

除了打稻草的席子,还有人会打荸荠杆的席子,这全看打席人的喜欢。当席子打好之后,还得拿到院子里去晾晒。晾晒好了,才能拿到街市上去卖。

在那些年,我们经常看见卖席子的人,挑着一担子的草席。这些草席多宽多长都在打席人的心里装着,他不用尺子,看一眼就能说出来。因为那些都是他用心血精心编织出来的席子。

至于篾席,藤席,那也不需要什么织席机,而是一条一条的篾片,或是一根一根的藤条,像编织竹篮子一样,编出来的就行,此时需要的是一把篾刀。

篾刀,又叫厚背刀。可以削,也可以砍。一位篾匠手里的篾刀能够让一根竹子要圆就圆,要扁就扁。篾匠的一生,也是同篾打交道的一生。但如何把一根完整的竹子,剖成各式各样的长篾、短篾、宽篾、粗篾、细篾、圆篾、扁篾,是一位篾匠的基本功。篾匠的基本手势,就是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竹子要砍,扁担也要砍,织的凉席,编的竹匾,竹筐。唯有光滑温润,方圆周正,刚韧恰当,才显一位篾匠的真本事。

图片

好的篾匠,看的就是篾功,一把篾刀拿在手上,要篾成丝便成丝,要篾成片便成片。在早年间,谁家的生活也离不开竹器,从竹凳、竹椅、竹床、竹席、竹簸箕,到厨房里的竹捞篱,竹锅刷,竹筷子。我现在仍清楚的记得,就在农贸市场门口的马路牙子边上,专门有做竹锅刷的,一块钱一个。他就一把篾刀,在一根短竹上左一下,右一下的劈,慢慢的就成了一根一根像牙签一样细的竹条子。

只是,随着塑料制品的出现,篾匠也同席匠一样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越来越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唯一能让人欣慰的,在今天环保意识,绿色理念越来越浓厚的时候,人们又开始把目光重新投回到竹子身上,重新觉得手挎一只竹篮子买菜,比抡着两个塑料马甲袋更让人心安,篾器又一次受到人们的欢迎。

图片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告之既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