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世界经济“韭菜”,美国用了哪些招?

发布日期:2022-07-17 22:49    点击次数:80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刘欣 万恒易]编者的话:美军不仅帮叙利亚人“收小麦”,还帮着他们“运油”。叙利亚通讯社网站7月23日再次爆料称,美国占领军将“偷来的”数十车叙利亚石油运往伊拉克。在叙利亚人看来,这是明抢,但美国政客却说这叫“有偿服务”。类似的“服务”在全球还有很多,比如建“粮食帝国”、通过产业链优势压榨他国、搞美元霸权、打贸易战等等。在当今世界,美国“收割”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财富的手段,更加“多元”和“巧妙”,但出现利益冲突时,美国从不手软。

  石油是美国“军事投资”的报酬?

  叙通社7月23日援引当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由35辆满载叙利亚石油的卡车组成的车队,日前通过阿尔马赫默迪亚(音)过境点前往伊拉克,该过境点是两年前美国为方便运油建立的。2015年美国在叙东北部地区驻军,自那之后便持续盗取叙石油。今年7月,叙媒至少报道了3起此类事件。有数据显示,2021年,叙石油日产量约为8.59万桶,其中7万桶被美国及其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拿走,仅剩不到1.6万桶供给叙国内市场。

  除石油之外,美军还不断“收割”叙利亚小麦。目前,叙利亚九成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过半人口无法得到粮食保障。在这一背景下,美国明目张胆的偷盗行为引起叙官员和民众的强烈愤慨。叙石油和矿产资源部长图马斥责美国及其盟友的行为“像海盗一样”。

叙利亚东北部哈塞克省al-Qahtaniyah镇,美军士兵开车经过当地乡村的一个油田。图源:视觉中国叙利亚东北部哈塞克省al-Qahtaniyah镇,美军士兵开车经过当地乡村的一个油田。图源:视觉中国

  对于干涉中东事务的真正目的,2019年,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说得很明白。当时他决定从库尔德人占领的叙利亚领土上撤出美国军事力量,但计划留下数百士兵,因为“那里有石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认为,石油是美国在中东“军事投资”的报酬,美国拿得“光明正大”。

  在中东,美国看重的是石油;在美洲,美国觊觎的则是土地、农产品,甚至黄金。在建国和扩张过程中,美国从美洲印第安人以及墨西哥手中夺取土地的事实人尽皆知。《纽约时报》近期则发文,披露美国如何将海地当作“金矿”和“提款机”。该报道称,1914年,美国海军陆战队一小队成员进入海地国家银行,大摇大摆地拿走价值50万美元的黄金,“几天之内,这些黄金就进入华尔街一家银行的保险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一直是海地的主导力量,武力威胁海地解散议会,杀害当地成千上万民众,并将海地很大一部分收入转移到纽约银行家手中。

  “粮食帝国主义”给拉美带来难以承受之重

  除了直接掠夺资源,美国在拉美还推行“粮食帝国主义”,影响拉美国家的农业发展,给它们带来难以承受之重。《超级帝国主义——美国金融霸权的来源和基础》一书的作者、美国经济学家赫德森,在接受新闻网站“灰色地带”采访时说,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分公司美国通过操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贷款,让一些拉美国家更多地去种美国不能种植的经济作物,同时让这些国家依赖美国的粮食出口,并发展不会和美国竞争的工业。如此循环,拉美国家的农业生产结构变得更加单一,工业发展也难以取得突破。

  在这一过程中,美国通过一些私营公司掠夺拉美国家自然资源并控制其经济命脉,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美国联合果品公司(UFC)。1899年成立的UFC在拉美巧取豪夺,将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等国变成了所谓的“香蕉共和国”——依赖香蕉等单一经济作物的发展中国家。数据显示,上世纪30年代,UFC控制了危地马拉42%的土地,不仅垄断了危地马拉香蕉的生产和出口,还控制了该国的铁路、港口等运输渠道。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孙岩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在拉美实行的经济政策解决了自己在经济结构中的问题,但却导致拉美的农业乃至工业发展遭到限制。依赖单一的热带经济作物导致一些拉美国家无法独立发展工业。拉美本身的工业化水平就相对较低,尤其是在近30年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模式下,这种劣势更为明显。

  凭借产业链优势薅发展中国家“羊毛”

  分析人士指出,操控拉美农业只是“冰山一角”。除了在农业上剥削拉美国家,美国还利用自己在技术、资金以及产业链上的优势地位,将包括拉美国家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置于产业链底端,通过压榨这些国家的劳动力牟取暴利。

  据土耳其广播电视公司(TRT)2021年11月报道,墨西哥有6000家返销型外资工厂,其中90%位于美墨边境附近。在洪都拉斯,美企还设有数百家这样的工厂。这些工厂利用当地廉价的劳动力和低税收政策等进行生产,同时将利润送回美国或者欧洲。在整个中美洲,数十万工人在纺织厂工作。在洪都拉斯,此类工厂工人的收入仅为维持其生存所需基本收入的67%,但他们生产产品的售价则比较高。例如,一件足球衫的售价可能达到25美元,而生产它的拉美工人只能从中赚取8美分。

  2011年,“维基揭秘”网站曝光的材料更充分说明美国是如何压榨发展中国家工人的。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等媒体报道,当时海地政府将该国工人的最低工资从每小时24美分提高2.5倍,这让一些在海地设立工厂的美国服装公司很不满。之后,美国国务院向海地时任总统施加压力,迫使后者将该国的最低工资设定为每天3美元。

  美国还通过贸易协定巩固自己在贸易中的“优势地位”。TRT称,不管是墨西哥和美国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还是洪都拉斯和美国达成的双边投资条约,抑或是美国和中美洲国家签订的自贸协议,都旨在为美国公司提供低税收和低工资等生产优势。相较之下,当地人能从中获得的利益少之又少。俄罗斯总统普京今年6月在第25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就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政策是比“掠夺性殖民主义”更加微妙的手段,“就像吸尘器一样从最贫困国家吸走货物,只留下残羹剩饭”。

  靠美元霸权“吸走”他国财富并转嫁危机

  能帮美国“吸走”其他国家财富的,除了产业链优势外,还有美元霸权。二战后得益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该体系崩溃后,美元通过与石油挂钩继续保持其在金融领域的霸权地位。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给美国带来诸多好处和优势,比如对原材料的定价权。美国从非洲、中东和亚洲购买资源,寻找廉价劳动力制造产品,然后在新兴市场国家销售价格更高的产品,以此获得更多利润。

  靠着美元霸权,美国可以几乎不受限制地印钞,并根据自己的经济周期,在“开闸放水”和“关闸断流”之间反复切换,洗劫各国外汇储备,掠夺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多年来,美元霸权在拉美制造了“中等收入陷阱”,在东南亚制造了金融危机,还加深了全球贫困和不平等。由于通胀高企,美联储今年6月15日宣布加息75个基点。这一操作使资本从新兴市场国家流入美国,而这可能导致一些国家发生债务违约并让全球金融市场承压。斯里兰卡已经成为在美联储“加息风暴”中倒下的第一个发展中国家。

  发动贸易战,无差别“扫射”盟友及竞争对手

  当美国难以通过技术和产业链优势“收割”他国财富时,贸易战通常成为华盛顿的选择,而美国“枪口”所指的既有盟友,也有竞争对手。近期,为将中国排除在全球芯片供应链之外,美国计划组建 “芯片四方联盟”。韩国《韩民族日报》7月21日发文,对这一联盟进行解释,该联盟是以美国半导体原创技术、日本半导体材料零部件、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半导体制造能力构建“半导体供应链合作机制”。虽然这一机制是为遏制中国发展,是对中国贸易战的“一招”,却让人们想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华盛顿向东京发起的“半导体战争”。

  当时,日本迎来半导体行业的“黄金年代”,技术和产能飞速提升,一跃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芯片供应方。然而这一时期的美国却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上升。在这一背景下,日本半导体行业成为美国的“眼中钉”。

  里根政府反复指责日本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向美市场倾销商品。1982年,美国以产业间谍罪为由逮捕日立及三菱员工,指控他们涉嫌窃取IBM的技术,而事实则是美方通过钓鱼执法打压日本企业。3年后,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根据所谓“301条款”起诉日本,而这是美国对所谓“不公平贸易”的惯例报复。1987年,美国更是一手操弄了“东芝事件”,并对东芝进行一系列打压。

  在美国的压力下,日本被迫签署《日美半导体保证协定》和“广场协议”等不利于东京的条约,日本半导体行业自此开始走下坡路。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近期直言,在某种意义上,因为美国的施压,日本后来走错了路,导致经济衰退。

  除了半导体之外,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美日之间的贸易摩擦不断升温,美国对日本产品的打压从纺织品、钢铁扩大至汽车、彩电等领域,总共24次对日本挥舞起“301调查”的大棒。

  日本也不是唯一一个遭美国“黑手”的国家。从亚洲到欧洲,被美国单方面制裁的国家比比皆是。截至2019年,依据美国国内法律被美国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已经有29家,其中23家是外国企业,欧洲知名企业有15家,其中5家是法国跨国企业。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