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小演员,血洗娱乐圈

发布日期:2022-07-24 06:38    点击次数:149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这届小演员,怎么跟开了挂似的。”

前段时间,国产电影总算开始有了水花,《人生大事》、《外太空的莫扎特》等新作陆续上映。

前有朱一龙这样的高人气演员担纲主演,后有黄渤这样的老牌影帝坐镇。

谁曾想,竟被两个小孩“抢”走了关注度。

《人生大事》上映至今,口碑两极分化,唯有饰演小文的杨恩又,初来乍到闯荡大荧幕,就被观众赞不绝口,更有网友称是她救了这部电影。

《外太空的莫扎特》里,16岁的荣梓杉继《隐秘的角落》后再次担任主角,演绎一个被父亲望子成龙的叛逆少年。

不但在播出前就备受观众期待,黄渤也对他赞不绝口。

不知不觉间,小演员们似乎已经开始在演艺圈独当一面了。

01

年少成角?

在《人生大事》剧组里,饰演小文的杨恩又被大人们称作“角儿”。

她还小,不知道“角儿”是什么意思,导演告诉她,角儿就是明星。

小小年纪的她,摇摇头说“不敢当”。

然而电影上映至今,杨恩又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16亿票房女主角,已然担得起“角儿”的名号。

小文一出场,是最爱的外婆去世的场景,自此她和世界之间的连接被掐断。

她躲在柜子里,眼神警惕,像是一个小兽提防着冒犯自己领土的人;

吃东西狼吞虎咽,食物掉地上,就快速捡起来塞进喉咙里;

被激怒后,学着成年人的方式发火,一口一个“老子”挂在嘴边;

她不理解死亡的含义,拎着红缨枪到大人们跟前闹“还我外婆”。

多少人一开始觉得这小孩演得蛮横,有这个感觉,就对了。

她的蛮横,正是她对超出自己认知以外的世界,最好的抵御和防护。

朱一龙饰演的莫三妹,一开始以为小文是张牙舞爪的硬骨头。

却在深夜里看到小文孤独地坐在外面,用手点开手表里外婆留给她的一条条语音。

多少观众为这场表演献出了眼泪。

虽然初出茅庐,但她的表演为这“死亡主题”的电影,增添了不少温情的质感,也让《人生大事》成了今年最“好哭”的电影之一。

与张恩又不同,荣梓杉是“有备而来”。

2020年,凭借口碑佳作《隐秘的角落》,荣梓杉的坏小孩形象一度火到刷屏。

甚至有人为这一角色写了歌

他所饰演的朱朝阳,角色极为复杂,外表是品学兼优的好好学生,实则因原生家庭的原因,心理阴暗狠毒。

其中一场被观众叫绝的表演,是他和剧中另外两个“坏小孩”背地里讨论给张东升写警告信。

结果一回头,张东升就站在后面。

朱朝阳紧张又害怕,却又不能表现得十分明显。

他先是震惊,随即很快调整了表情,却“忘了”舒缓紧皱的眉头、隐藏眼底的不安。

面对观众的夸赞,他却说是导演的功劳:

“这场戏导演安排得特别好,他没跟我们说秦昊老师什么时候过来, 新金瓶梅全集所以当他突然过来说‘朱朝阳,又见面了’的时候,我们才能有最真实的反应。”

另一场戏,是他被怀疑害死妹妹后,父亲邀他一同喝糖水。

其间他突然发现父亲在背包里藏了录音笔,打算套自己的话作为口供。

荣梓杉在接这场戏时,最大化地揣摩了朱朝阳的心理,表面装作纯真、无辜,实则句句都是伪装,试图利用父亲心里的愧疚。

虽年纪还小,却已经凭借着不俗的演技,在各大热播剧中频繁露脸。

像杨恩又和荣梓杉这样小小年纪,就在荧屏展露头角,获得不俗成绩的,早已不是个例。

网友乐于称呼他们为“小戏骨”。

02

被他们惊艳,不是第一次

小演员的戏,在业内向来是公认的难拍。

曾有表演专业老师在做客CCTV-6电影频道时直言:“对专业演员而言,最难搭对手戏的,一是小动物,二是小朋友。”

受年龄和经历的限制,小演员对人物的理解,以及演戏技巧,远不如成年演员那样占据优势。

但他们也有成年演员不具备的特质,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最纯粹、无杂质的认知。

直白的表达方式,反而更容易让观众接受。

就如2010年,8岁的张子枫在《唐山大地震》里的一场重头戏。

毁灭性的大地震过后,她被压在水泥板下,正在等待救援。

终于等到搜救人员,却表示只能救一个,让妈妈做出选择。

她已经呼吸困难,意识模糊中却听到妈妈说“救弟弟。”

眼神里的光逐渐黯淡下去,绝望的泪水随即缓缓滑落。

她从未有过对死亡和被遗弃滋味的感悟,但在那一刻,她却完全和角色融为一体。

天赋固然重要,能早早就接触到良好的演戏氛围,也让这些小演员少走了许多弯路。

2020年《隐秘的角落》,带火了三个“坏小孩”。

用秦昊的话来说:“其实这部戏里的成人都不重要的,这三个孩子只要对了,这部戏就成了,如果这三个孩子不对,我们就是演到天上去,这戏也没戏。”

为了让小演员更好入戏,剧组形成大带小模式,每个小演员都有一个老师。

秦昊、张颂文、王景春三个资深演员在片场手把手教小演员演戏。

从台词再到情绪的变化,几十年的演戏经验倾囊传授。

备受好评的不只有之前提到的荣梓杉,还有饰演普普的王圣迪。

王圣迪的最大优势,在于她的眼睛会讲故事。

有人称赞饰这个角色 “天使般的脸庞上,有一双恶魔的眼睛”。

每当看向她的眼睛,都仿佛能感知到她心底的情绪。

其中一场戏,是“坏小孩”三人组中的严良去老陈家偷相机,普普假装走丢了,试图吸引走老陈的注意力。

她努力装作无所依靠、寻求帮助的样子,用她最天真无邪的表情,蒙骗老陈获得信任。

导演辛爽也对王圣迪的表演评价极高:“不管什么台词,你敢说她就敢接,到最后直接哭出来,信念感太强了”。

在这些小演员最为人称赞的表演中,哭戏是出场最多的“词语”。

在这个流量明星们争相用眼药水交作业的演艺圈,小演员的哭戏显得真实而有力量,靠的是对角色的高度信任和共情。

《误杀》里饰演安安的张熙然,上映期间就曾因哭戏上了热搜。

陈冲饰演的角色以安安父亲的安危作为胁迫,逼安安说出实情。

在张熙然的眼中,她是这样理解这场戏的。

“一边是肖央爸爸在审讯室被人打,另一边是陈冲演的警察长非常严厉的质问声,她有一种既害怕又很担心爸爸的心情。”

在表演时,她已然已经完全相信自己是肖央的女儿,想到他受苦,止不住的伤心和恐惧。

也正是因她惊人的角色共情力,在年仅7岁时就获得金鸡奖最佳女配的提名,与袁泉、赵海燕等实力派一同角逐奖项。

看完这些小演员的表演,我们似乎难以把他们的能力局限在天赋的范畴。

一个“小戏骨”的崛起,是一环扣一环的条件加持。

除却天赋的显现,老戏骨的指导,必不可少的还有小演员们对演戏真挚的热爱。

03

这届小戏骨,吊打一众流量派

这几年的国产影视,被“批评”最多的词是不用心。

工业糖水剧遍地,粗制滥造的影视作品也常常霸屏。

当影视成为挣“快钱”的方式,大多数影视工作者似乎已经不太会用纯粹的心境去对待作品。

而这些小戏骨们崛起的高光点,恰恰就在此处。

“小戏骨”这一词语最初出现的时候,是因为2017年播出的《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

小演员周漾玥饰演林黛玉

清一色十岁左右的小主演们,担起了高达9.1的评分,足以代表观众的喜爱。

有网友曾给出评价:“这是最有87红楼梦神韵的一版。”

每一个小演员的体态、眉角眼梢流露出的信息,都融入了复杂的质感。

这得益于小演员为了演好戏,肯下功夫去学习,摸清自己不懂的地方。

电视剧在开拍前,剧组针对小演员进行了4个月的训练。

从体态再到喝茶的规矩,都严格遵照书中轨迹。

每个小演员都将87版红楼梦看了许多遍,仔细抠人物的细节。

虽然年纪小,专业度可一点不耽误。

开拍时,时值七八月份,孩子们穿着长长的戏服经常被汗打湿,但表现出的态度没半点焦躁。

饰演王熙凤的郭飞歌,光标志性的大笑就练了两个月。

小演员郭飞歌饰演王熙凤

她们是打心眼里热爱演戏,虽没有阅历经验做支撑,但贵在有天赋和灵气,肯花时间下功夫学习

在很多年里,小演员大多只能在亲子、主角年少时等戏份里打转,留给他们的发挥空间并不多。

所以每当遇到一个角色,都会尽自己可能去打磨角色,体验演戏的经历。

至于很多人认为小孩子的经历太过匮乏,掀不起风浪。

可小演员的表演,又何必和成人使用同一种方式呢?

那股纯粹真实、直白外放的能量,才是最打动人心的。

正是因为在乎的外界因素少,只想要做好自己喜欢的事情,用尽自己全部的心力去演好自己的角色。

某种意义上,他们所具备的,才是当下演艺圈最稀缺的品质。